您的位置:主页 > 中变传奇网站 >

近山的农村惯于此日上山采挖山芝麻葫芦茶天

2015-03-16 10:09

农历五月初五,家家户户大门插菖蒲、艾叶、杀鸡鸭、馕苦瓜、包灰水糯米粽,男女老幼多用大力王、艾叶、菖蒲、茅草等煎水洗澡。近山的农村惯于此日上山采挖山芝麻、葫芦茶、天星木(岗梅)、金钱草等草药,谓正午十二时采挖的“五月五日午时茶”药效最佳。妇女又以色布及艾叶制香袋给小孩佩带,以雄黄浸酒涂小孩,并遍洒屋内,取祛邪、消毒、保平安之意。沿江一带赛龙舟,冠军者获烧猪、封包及锦旗,观者云集江岸,人山人海。解放后,赛龙舟活动一度停止。1983年,下湾公社文化站率先举行赛龙舟活动。1988年,桂平市城也恢复此项活动。不过,近几年来,赛龙舟的活动已少有举办,每到端午节,农村的妇女在这一天会把做好的粽子拿出县城来卖,灰水糯米粽闻起来有一种山草的清香。

到了北宋,“斗茶”已成惠州民间习俗,这又有东坡的诗文为证。东坡游罗浮,品尝了景泰禅师的卓锡泉,作《记》说:“岭外唯惠人喜斗茶,此水不虚出也!”在惠州他也种茶,有《种茶》诗:“紫笋虽不长,孤根乃独寿。移栽白鹤岭,土软春雨后。”紫笋,古茶名,有人释为“紫色的竹笋”,那是望文生义。还有一首有名的《汲江煎茶》诗,首联云:“活水还须活火煎,自临钓石取深清”,如今“钓石”尚存,就在桥东沿江路边,只是已无“清深”可取,难再见坡翁当年“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”的情景了。 稍后,唐庚贬惠州,作《斗茶记》,说:“二三君子相与斗茶于寄傲斋,予为取龙塘水烹之而第其品。以某为上,某次之,某闽人其所赍宜尤高,而又次之。然大较皆精绝”。 寄傲斋和龙塘,故址在今之子西岭;“赍宜”, 携来佐茶的菜肴(一说是用作调味用的姜蒜葱韭等碎末)。惠人“斗茶” 的情形,于此约略可见。一个“烹”字,更说明那时所“斗”之茶,非如今冲泡式的功夫茶。东坡诗谓“薄薄酒,胜茶汤”,叫茶汤,是因为当中除茶叶外,还有其他配料如姜葱椒盐米豆油麻等。享用这种连渣带水煎烹而成的茶汤,古人说“喝”,惠州话说“食”,都不为无理“采茶作饼,欲煮茗饮,先炙令赤色,捣末置瓷器中,以汤浇覆之,用葱姜桔子芼之”,这种见载于汉末的喝茶方法,据说延至宋代后便逐渐消失,其实未必尽然。旧属惠州的海陆丰地区流传着一首竹枝词:“辰时餐饭已餐菜,牙砵擂来响几家。厚薄人情何处见?看他多少下芝麻。”这里说的擂茶,是惠东汕尾等地至今仍保留着的古老喝茶习俗,有客至或是喜庆事,必擂茶以示隆重。生小孩满月,谓之“满月茶” ;建新房上梁,谓之“上梁茶” ;亲家母头一回上门商议儿女嫁娶事宜,少不了又要擂“亲家茶”。茶的配料虽因具体条件而有所变化和不同,故有咸茶、菜茶、药茶等众多名目,烹制的方法却与上述古法大体无异。

相关文章:
上一篇:治疗各种急性炎症计30余种 下一篇:且不说被誉为津门三绝的狗不理包子桂发祥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