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中变传奇网站 >

198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

2015-04-24 08:04

刘剑(1962-1993),1980年9月考入天津市公安学校,1982年9月毕业分配到天津市公安局汉沽分局,历任民警、侦察员、副主任科员、分局团委书记。198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大专文化程度。1993年3月5日因病逝世。他先后三次被评为区、市局先进工作者,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,被市局评为青年干警精英大赛先进青年。1993年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。1993年3月7日。厚厚的云霾涂上了铅灰色,天空中不时撒下一片凉切切的风丝。在汉沽传染病医院的里里外外,站满了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公安战士送别的男女老少。有的人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是一名警察;有的人知道他的名字,但从没有见过他。人们擎着自制的白花,洒泪呜咽,默默地向他致哀。五岁的儿子倚偎在母亲的身前,两只小手捧着他的遗像,注视着静卧在翠柏丛中的这位军仅31岁的父亲,小声地问妈妈:“爸爸怎么啦?他怎么睡在这里呢?”此时此刻,年轻的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……是啊,如果他不走的话,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家,而现在这个家竟是这样的凄凉。在他的遗体旁边,跪着一位衣着入时的年轻人,人们几次想把他掺扶起来,但他就是不动,这名汉沽区有号的“玩闹”在痛哭失声:“要不是你,我不知道挨几回枪子儿了,是你挽救了我,使我走上了正路,一生我就有你一个最好的朋友我的好哥哥呀……”在瞻仰遗容的人群中,新任汉沽区副区长,公安汉沽分局局长刘宽志特意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带到这里,他一边擦试着泪水,一边对孩子说:“他是你们的叔叔,是干警察的。今年31岁就去世了,得的病是肝癌,从发病到肝癌晚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可是这段时间他为什么不和别人讲,自己硬挺着?……有的人活着,却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但他还活着。你们的叔叔就属于后者,你们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。”1982年9月,刘剑以优异的成绩从警察学校毕业,真正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实现了他孩提时代的梦。他被分配到汉沽分局汉沽派出所当上一名户籍民警,穿上庄严的警服,他深知这担子的份量,立志下功夫干出一番事业来。在派出所,他白天下户勤区工作,晚上伏案学习业务,有了案子他抢着上,在实践中锻炼自己。他分管金谷里居民区,这是金汉沽最大的,也是新建的居民区,为了尽快熟悉,掌握该户勤区的人口情况,每天他都入户访查,工作在十几个小时以上,且吃住在派出所。不到半年的时间,人口熟悉在80%以上。1984年,因工作需要他调到刑警队,凭着自己的谦虚好学,刻苦钻研的那股子劲,很快成为一名出色的侦察员。作为一名人民警察,不仅仅是穿上威武漂亮的警服,头上高悬着庄严的国徽,它意味着一种崇高的责任,那就是保护人民,打击敌人的时候都要站在第一线。还是在他当户籍民警的时候,一次下户勤区巡逻,深夜返回时,发现一伙流氓手持凶器正在斗殴,他立即上前,大声喝斥,令其住手。几个打红了眼的歹徒非但不听,反而挥动匕首,让刘剑少管闲事,但刘剑毫不畏惧,大吼一声,赤手空拳冲了上去,结果,这伙流氓被不怕死的刘剑吓跑了。1990年10月的一天凌晨5点,刑警队接到东沽派出所报告,一持枪歹徒杀人行凶后,准备继续作案,请刑警队速来现场。情况紧急,刑警队全员紧急出动。刘剑和队里的其他干警迅速跳上了已经启动的警车,风驰电掣地赶向出事现场。由于钢盔和防弹背心较少,刘剑没有带,而是让给了战友。他深知这次行动危险性大,但他把死的可能留给自己,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。在现场,他手持两支手枪冲在最前面,对出事地点进行搜查,并深入到出事的房屋内探明案犯的情况,寻找案犯。在整个围捕持枪杀人犯的行动中,他不顾个人安危,表现异常勇敢,同志们都佩服刘剑英勇善战的顽强精神。1989年8月的一天中午,汉沽分局刑警队几个小伙子正在全神贯注地进行“拱猪”大赛。突然,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:“我是双桥派出所,我们界内连续发生几起入室盗窃案,请刑警队速来现场。”铃声打破了激战正甘的“大赛”,大家整装快速出发。在车上,刑警队长王树广拍着刘剑的肩膀说:“这次暑假你可有事做了。”原来,领导保送是剑去沈阳刑警学院深造,每年寒暑假他都回到队里和同志们一道搞案子。来到现场,刘剑全神贯注,一丝不苟地进行勘查,不放过任何珠丝马迹。经过几个小时的勘查,刘剑终于在一个柜子的抽屉上发现了半枚指纹。这重要痕迹的获取,无疑给刘剑和战友们注入了一支兴奋剂。为尽快获取罪证,他对领导说,破不了案,我就不回学校了。于是,他一头钻进指纹档案室,不眠不休,查对了几百份痕迹卡,2000多份指纹档案,经过三天三夜的奋战,终于在指纹档案里查到了案犯的踪迹,断言案犯叫马洪起。在审讯室里,马洪起狡诈地一言不发。当刘剑亮出在现场提取的半格言指纹时,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椅子上。1992年隆冬的一天夜晚,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,但是在茶淀乡前进村外的一块荒郊里地里,几名公安干警正在执行艰苦的蹲堵任务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案犯还没有露面。刘剑潜伏的地段左边,右边都是水沟,只有中间是一小块旱地陡坡,他蹲在沟坡上,不小心踏破了冰面,两条腿陷进寒冷刺骨的冰水中,为了不暴露目标,他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。忽然,一个黑影从村里窜了出来,在一棵大树旁兜了几个圈子,尔后迅速搬开一块木板,将一叠钱取走。这时,刘剑飞也似地冲了上去,扑倒了那个家伙,在其他战友的协助下,当场擒获了这个敲诈勒索他人钱财的罪犯。凡熟识刘剑的人,不论是男女老少,都说刘剑和蔼可亲。他平时回家较晚,见到楼群东一辆西一辆随手乱放的自行车,他都一辆辆地放整齐。见到谁家有了难处,他总要热心地去帮忙。一次,一名女青年被自行车撞伤当场昏迷,围观的人群不知所措。此时,刘剑赶到了,他把受伤的女青年送到医院。女青年脱险了,刘剑却默默地走开了。1983年11月的一天下午,在汉沽文化街铁路口,一位妇女用手推车驮着一根方木过铁路,不慎翻车,把这根方木横在了铁轨上。正在这时,一列满载物资的列车急驰而来,眼见一场重大事故将要发生,那名妇女要搬动方木,可是怎么也挪不开。刘剑赶到了,他仍下自行车,箭步冲上铁路,用尽全力搬开了横在铁轨上的那颗“祸根”,就在这一瞬间,列车擦身而过。他做过许多这样的事情,从没对人讲过。人人心里都有一架天平,一边是工作事业;一边是生活家庭,而刘剑心中的天平总是倾斜的,他把天平的砝码全部压到了工作一边。他有一个温暖的家庭,但因为工作繁忙,他很少回家。一次,他刚进家门,见到妻子烧好的饭菜,顾不得洗手,抄起筷子正要大吃一顿时,楼下传来刑警队员刘连军的喊声:“刘剑,有情况,马上回单位。”刘剑二话没说,顺手抄起衣服就冲出屋门。妻子望着他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和放在桌子上的饭菜,伤心地哭了。他的母亲身患多种疾病,经常住院治疗,需要有人照顾,但刘剑顾及不了这些,有时忙起来几夜不能回家,很少有时间陪伴母亲。战友们回忆时,感动地说:“在父母面前他不是好儿子;在妻子面前他不是好丈夫;在儿子面前他不是好父亲,但他确实是一名好警察。”在刘剑的遗像旁,挂着一张装饰画,画面上有束鲜花,一支刚刚点燃的蜡烛和一支将要燃尽的蜡烛。妻子说,这是他非常喜欢的一幅画。其寓意再深刻不过了。他的一生正像那支已将燃尽的蜡烛,燃烧着自己,照亮着别人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。

相关文章:
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
上一篇:较高的温度可使根系差 下一篇:分植鳞茎可于夏季叶片枯萎后进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