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中变靓装传奇 >

即使像全真道创教人王重阳

2015-04-16 10:08

文士茶则为文人雅士们所钟好。在静雅的书斋庭院,淡淡的书画墨香飘逸堂间。在这种场合饮茶谈经悟道,别有一番雅趣。所以,文士茶茶道追求的是一种清新雅致的修身养性的境界。文士茶道表演依次分别为摆具、焚香、畲手、备茶、涤器、置茶、 投茶、洗茶、冲泡、献茗、受茶、闻香、观色、品味、上水和二道茶等17道程序。当然,文士茶所选用的茶与水,都是极其讲究的,茶要婺绿茗眉、灵岩剑峰,水则是地下水或山泉水。在幽雅的丝竹声中,上着蓝便褂、下穿大摆该边罗裙、腕带玉镯的茶道小姐,先是焚香敬茶圣陆羽。接着便着手盟手、备茶、赏茶、涤器,再置茶、投茶、洗茶、冲泡。

如是数年,道人授一丸,投龙窝水中即成酒。道人去后,数年复来,携上灶往香溪炼丹,浴于销金池中,从翠光台端飞去。"志文中吕姓道人居住的“柴扉道院”,则缘自《全唐诗》吕岩的绝句诗:“偎崖拍于葫芦舞,过岭穿云拄杖飞。来往八千须半日,金州南畔有松扉。”所谓“柴扉道院”,当是附会其诗而修的纪念性建筑,后易名纯阳宫。《州志·祠祀志》:“相传是吕仙遗迹。”并引注说:“昔吕仙降乩,有诗云:‘朔风吹动六花飞,丹灶寒生火力微。来往八千须半日,金州南畔有松扉。’”其诗改动了《全唐诗》前面两句,但仍然袭用了后面两句。诗中出现的“丹灶”二字,恐怕是含有吕岩在此修炼之意,因此,也就为吕岩在安康一地活动找到了依据。郭上灶的神话,人言言殊,在道教经典中有许多版本。《正统道藏》收录苗善时《纯阳帝君神化妙通纪》,纪吕仙有一百零八化目录,将郭上灶列为第十三化。这一百零八个受吕洞宾点化的弟子中,在道教卓有影响者仅22人而已,郭上灶排第七名。南宋李简易《混元仙派之图》列名的弟子有:刘海蟾、陈七子、曹国舅、景知常、姚道真、何仙姑、郭上灶、老木仙翁、施肩吾、徐神翁、朗然子、沈东老、张和尚、浴室和尚、张迪功、玉溪子、麻衣道者、何昌一、李铁拐、张侍郎、刘高上、王重阳。《唐宋内丹道教》认为,这份名单并不见得十分可靠……像刘海蟾、陈抟、徐神翁、麻衣道者都并非吕氏门生。即使像全真道创教人王重阳,虽然承认派承钟吕,但也只是将钟吕二人作为共同之宗祧,而并非认同吕洞宾一人。在我们前引白玉蟾《平江鹤会升堂》中,他曾特别列举西山施(肩吾)、东村沈(东老)、郭上灶、何仙姑作为吕门弟子的代表,从内丹道教发展史来看,这几位的确是吕氏弟子中的佼佼者。关于郭上灶事迹,最早出现在《括异志》,被《三洞群仙录》引载。随后赵道一撰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又取材于上述两书:“郭上灶者,不知何许人。宋真宗天禧中,尝以佣雇沦汤涤器于汴州桥茶肆间。一日,有青巾布袍而啜茶者,形貌环伟,神采凛然,屡目于郭,郭亦颖其异人。又窃觇于袖间,引出利剑。郭思念曰:‘必吕先生也’。伺其出,即走拜于前,曰:‘际遇先生,愿为仆厮’。吕不顾而去,郭乃尾后,至一阆处,吕回顾曰:‘若真欲事我邪?可受吾一剑’。郭唯唯,延项以俟。引剑将击,郭大呼,已失吕所在”。《括异志》并说:“郭后尸解,视其棺,败絮而已。”郭上灶事迹,显然经过以上诸书演义,而成为市井小说,相互附会之痕十分清楚,远不如《兴安州志》所载郭上灶事迹接近自然。 吕洞宾度郭

相关文章:
上一篇:四川成都小吃担担面 下一篇:成骨细胞由多能的间质干细胞在体内的各种调